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重新定义死亡?美科学家部分“复活”死亡猪脑 但离“死而复生”

内地港台 时间:2019-04-21 浏览:
4月17日耶鲁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表示一个被取下的猪脑经过六小时处理后,被恢复了。

研究人员清楚,他们处于一种微妙的境地。这是一个颇具争议的领域,实验很可能引发愤怒,或至少紧张焦虑。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了这项研究,这是奥巴马政府开展的一项重大研究大脑倡议(BRAIN Initiative)的一部分。2018年他们在NIH做的一次报告令同僚们震惊,以至于关于实验的信息被泄露给《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的记者,随后的报道引发了很大争议。动物权益保护活动家们进行了抗议。而其他研究人员也奇怪,耶鲁研究组为什么要涉及这个微妙的研究领域。

耶鲁大学研究人员指出,该实验没有使用活体动物,而是用作为食物被屠宰的猪。在死亡几个小时流完血液后,研究人员再从头骨中移除出大脑,用混合液体进行实验处理。而且,该实验中还使用了一种抑制大脑活动的化学物质。科学家称,这帮助猪脑细胞避免了痛苦。这种阻滞剂也让猪脑不会有产生任何意识的风险。

作为额外的保险措施,研究人员一直监测大脑的脑电活动。脑电活动可以表明大脑的整体精神活动。同时,他们还做好了一旦发现这种大脑活动就使用麻醉剂来镇静大脑的准备。而实验中,它们并没有。

生死界限不是一个可以简单划分的事情

“这在临床上是一个死脑。”塞斯坦告诉记者称,现在去说复活死人或在冷冻大脑的人类身上应用这种技术还为时过早,“我觉得这个研究当前没有改变任何事情。”但是,从科学界的反应来说,这仍然提出了一个大问题。

“我们之前基于如今已经被证明错误的东西上形成了诸多假设。”法拉哈尼教授指出,“我们以前认为,那(死亡)是一条不归路。在被切下头颅四小时后,(这头猪)当然已经走上了不归路。”结果,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在细胞的层面上,生死区分从来就不是一个简单或可以骤然间划定的事情。在分子生物学家看来,死亡是正常的氧气输送以及其他驱动新陈代谢的分子活动停止,随即,整个生物化学反应停止,细胞随后失去正常形状。但这个过程并不是如开关键一样能即刻完成转换的。

法拉哈尼称,研究领域需要谨慎前行,确保实验室中研究的这些动物不会因此遭受痛苦——即便是那些传统意义上已经死亡的动物。“鉴于死亡和活着之间存在这么一个灰色区域,我们需要考虑这种情况下使用动物做实验的合适操作,以确保它们没有痛苦或压力。”

凯斯西储大学生物伦理学和精神病学教授斯图尔特·扬纳(Stuart Youngner)是《自然》杂志另一篇伦理评论的共同作者,他也同意法拉哈尼教授的看法,这的确是一个重大突破。“令人不安的是,这挑战了我作为一个医生过去了解到的关于大脑脆弱性的诸多假设。从这项研究看来,它并不像我们过去想象的那么脆弱。”

扬纳教授也提到了未来终有一天实现大脑移植的可能性。“这肯定不会很快发生。但这项研究提出了一些可能,我们之前没有考虑过的可能性。”